岸不秋

冷cp专业户,目前同人文图难产大出血中……呼唤基友

我……万万没有想到,单行封面那张图上,我一直以为是个贵妇风的披帛的那个,居然是个外袍……而且还是个两层的……我……我……我……
委屈,香菇,蓝瘦。
单行封面字体害我。
(顺便这套真好看……为什么官方对他的爱意都体现在服设上orz)

【做了心理工作点进来的你们听我说2p3p好看很多】

说好的兽耳,总之24小时之内搞出来了。

我不管的我就是要把最辣眼睛的那张放第一张

啊2p弄出来的时候真的觉得超级可爱的【冷漠】

有种介于冷静和砸板子之间的奇妙情绪。

上色背景和线稿都是随便搞的,准确说我连线稿都没搞,这基本算是草稿。

放弃上色修行以后往某个不可言喻的地方一路狂奔过去了。

就噶,大家晚安,有bug我明天再修。

 

哦对了,扯霍琊帽子是紫影的个人爱好,跟我没有关系【。】

又名【永远吃设定的画手终于记得那个伤痕了真是可喜可贺。】

在手机上再看一遍1p还是觉得眼睛很痛。【未来某天的我大概会想毁尸灭迹吧。】

我去画兽耳了,就噶。

画到痴呆。

人生中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瞬间后悔自己脑子里进的水的。

是的我的上色毫无长进就不来丢人了。

现在每看一眼紫影人设都觉得自己的生命在减少,甚至不知道亲妈到底是喜欢他还是不喜欢他。

自己厨的角色,痴呆着也要画下去。


我,我一开始只是心血来潮Σ(|||▽||| )但是十五个测试里有这么多不妙的是怎么回事Σ(|||▽||| )
顺便一提,第一张没保存下来的,关键词是媚药,相隔万里,堕落
你们俩平时口味这么重的吗??
(啊好想摸鱼魅姐,想埋胸(你))

明明是个弱者,我到底为什么要战斗【大概是有口气咽不下去吧(瘫)】

顺便一提这是个封面。

不一定是你们想的那个封面。

不把指示性颜色的条纹糊成一个颜色的时候其实视觉效果还挺新颖的。

加上之后的工程量,目前肝的有点生理不适


日常发了删删了发,之前的紫影因为眼睛问题用了之前的版本,然后之后摸鱼的霍琊【顺便拼了个图然后单人图上了个色】

脑洞私设图,所以跟原设日常差的十万八千里(一切的元凶都是那个头翅)。

之所以打cptag,是因为你们可以猜猜他们俩是在什么情况下露出这种表情的(大概是热恋期吧,虽然交往以后天天都是热恋期)

 


——————————————————————————————

在无人探寻到所在的沙漠腹地之处,有一座灭绝古文明所遗留下的神殿。

那是拥有祝福,财宝,诅咒,死亡,可谓将人性欲望与恐惧聚集一体的神圣之地。

无数探险者向往那巨大砖石堆砌而成的建筑,无数投机者觊觎那传说里堆砌的古文明遗宝。

于是作为显露出的商机的发展,众多小镇纷纷而起,并且逐渐深入到了沙漠内部。

而有一天,作为不知来处的少年探险者在某个小镇探寻神殿的霍,于流沙聚集的沙漠深处见到了一个半埋在沙土里昏迷沉睡的少年。

因为一时的善良将他带回的霍并没有想得到,这个看起来与人无异的少年,正是于神殿之中,最终也最后的“诅咒”。

那同自己一般,少年样稚嫩的躯壳内,所蕴含着的却是可同人类恶之结晶比肩的极黑。

 

……

之类设定其实除了给私设衣服作背景以外基本完全没有卵用,两个人开开心心不带脑子谈恋爱的脑洞故事(也仅限于脑洞了恩)。

所以其实是有披风一类避风沙的服装的,之所以只有最里面这件,是因为个人趣味。

之后说不定会有简单的单人图人设和表情头像啥的。

以上。

千万不要再出现发了以后才发现bug这种事了啊自己



大家晚上好,这是一张正太腿图

紫堂幻自然是进可萌退可帅的,他可是吃可爱长大的。

只上底色的话我还是比较满意的所以1p就不上线稿了,2p和3p是带背景的 。

其实这张比黑社会那张早出几天,之所以现在发,是因为懒。

没什么其他的好说了,有喜欢紫堂冷cp的旁友给我安利一下有什么好吃的bl向冷cp吗?紫左紫右都可以的呀【别想了并没有】


紫堂势力.jpg

旧设(无呆毛眼镜)紫+现设紫

是的旧设的衣服和裤子是私设,之所以是粉衬衫是因为个人趣味,手套是旧设自带的,虽然可能还是有魔改的部分。

紫堂旧设差不多有两版,这个取的是百科里找得到一个大头动图的那版。

各种bug就随它去吧,基本每次成图以后我还要重复一个发现bug,想掐死自己,带着半口气修修改改,摔笔。的过程

讲真的我超喜欢紫堂黑化或者丧的不行的样子。

这个的ooc程度,我不说你们应该也晓得的。

照旧是最后一张上色图,2p是只有叠加阴影的,前两p的细节,有搞不懂这是个什么鬼东西的部分,3p上色版应该可以明白。

底色是直接取得官设图【请不要给自己上色垃圾甩锅】,我就不应该上色【手动再见】。

【还有张前两天的正太紫我看看什么时候发】


【姬白姬】再无相会

姬无命和白玉汤相遇江湖

姬无命和白玉汤相伴江湖

姬无命和白玉汤相别江湖。

从此以后江湖不见。

纵人间万丈红尘绵绵,你我二人再无相会之日。

 

 

关于自己有没有上喜欢什么人这件事,姬无命其实想了很久,想这件事的时候他总是会看看身边那个人称“盗圣”的家伙。他自认自己这些小动作隐蔽的紧,也认为白玉汤往往并不知道,因为对方在这些时候要么是在侦查地形确认下手的情况,要么是叼着一根草叶望天发呆,总而言之,对于这眼神是浑然不觉。

然后他又觉得这简直是在浪费时间,对于自己有些不耐烦起来。

看与不看其实早没有什么差异,心头养的那只猫并不会在这种时候留甚情面,一爪下去皮破血流算是小事,就连见骨流脓也早已习以为常。

因此这一概被算成了矫情,姬无命不喜欢矫情的人,也不希望自己对于这些东西斤斤计较小心翼翼。它在那也就在那吧,姬无命想,它爱在哪在哪,只要身边这个人在就行了。

浪迹江湖也看过不少话本小说的姬无命不怎么知道自己正属于典型的暗恋情况,毕竟他作为一个正常男性,看过的春宫小说往往比言情话本多了去了,怎么会知道自己对于身边这个同龄同性人怀有哪种难以启齿不可名状的情怀?

更何况他们为贼者,来无去处归无定所,过的是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连累的性子也是凉薄,如白玉汤这般乐于助人到了一个会把到手赃物送归失主程度的人简直是万里挑一千古一遇。

而相比之下的姬无命又是如何,显而易见。

凉薄者对人凉薄对己凉薄,在吃饭睡觉的大事眼前一点点念想算不得什么,这些想法也就是在脑子里打马而过,转眼之间就涅没于白玉汤在眼前抖落开的一张张地图,大小不一的黄白纸张上头黑色墨线曲曲折折,表现出绘图人明显的技艺不精,绘图技术有待提高。

姬无命倒也不介意,他俩的偷盗技艺即使排不上前列却也不至于随随便便落入囹圄,一条巷子一片水塘之类的误差不会碍着通向金银财宝古董家具的道路。

财路向来无限,只有情路才是阻碍重重。

可惜自古以来贼人多目光短浅,年少轻狂的江湖浪子更是见不得日后江湖相别。

于是面前眼下,姬无命见得的却只有那些岁月里少年长成男子,即使长发落在落日余晖星河灿烂里不知多少日子,包括眼瞳温软和唇边笑意在内,与他仍一概如初。

 

再然后,岁月更替,他们仍是相伴,然后分别,最终生死以别。

同福客栈的大堂里人来人往流水般匆匆,谁都记不得那日那时曾有一个“盗神”的名号沦为江湖嬉笑间的一句谈资,数十年后连那个最不该忘的人也再记不得。

一概如初,终不如初。

 

仿佛那时少年并肩共看的日升月落,也不过他指尖半片星光,落进谁人的眼里,化便也是化了。

他不会怨他,那片光是他要留,便从此一意孤行,直至黄泉,他乡,轮回末路。

终不回首。

——————————————————————-————————

昨天重温《武林外传》被这对虐成狗,大晚上的凌晨一二点开文档打了这篇,质量一如既往,属于无粮自喂的低质量系列(白姬tag的那篇《盗》超好吃的!含着刀片和血给产出太太打call!)

 

他们一起走过那么多的路,最后还是抵不过同福客栈里的两年岁月。

总有一天白展堂会忘了姬无命和白玉汤。幸甚江湖不忘,岁月可证,盗神盗圣曾为少年,日升月落并肩而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