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不秋

冷cp专业户,目前同人文图难产大出血中……呼唤基友

【姬白姬】再无相会

姬无命和白玉汤相遇江湖

姬无命和白玉汤相伴江湖

姬无命和白玉汤相别江湖。

从此以后江湖不见。

纵人间万丈红尘绵绵,你我二人再无相会之日。

 

 

关于自己有没有上喜欢什么人这件事,姬无命其实想了很久,想这件事的时候他总是会看看身边那个人称“盗圣”的家伙。他自认自己这些小动作隐蔽的紧,也认为白玉汤往往并不知道,因为对方在这些时候要么是在侦查地形确认下手的情况,要么是叼着一根草叶望天发呆,总而言之,对于这眼神是浑然不觉。

然后他又觉得这简直是在浪费时间,对于自己有些不耐烦起来。

看与不看其实早没有什么差异,心头养的那只猫并不会在这种时候留甚情面,一爪下去皮破血流算是小事,就连见骨流脓也早已习以为常。

因此这一概被算成了矫情,姬无命不喜欢矫情的人,也不希望自己对于这些东西斤斤计较小心翼翼。它在那也就在那吧,姬无命想,它爱在哪在哪,只要身边这个人在就行了。

浪迹江湖也看过不少话本小说的姬无命不怎么知道自己正属于典型的暗恋情况,毕竟他作为一个正常男性,看过的春宫小说往往比言情话本多了去了,怎么会知道自己对于身边这个同龄同性人怀有哪种难以启齿不可名状的情怀?

更何况他们为贼者,来无去处归无定所,过的是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连累的性子也是凉薄,如白玉汤这般乐于助人到了一个会把到手赃物送归失主程度的人简直是万里挑一千古一遇。

而相比之下的姬无命又是如何,显而易见。

凉薄者对人凉薄对己凉薄,在吃饭睡觉的大事眼前一点点念想算不得什么,这些想法也就是在脑子里打马而过,转眼之间就涅没于白玉汤在眼前抖落开的一张张地图,大小不一的黄白纸张上头黑色墨线曲曲折折,表现出绘图人明显的技艺不精,绘图技术有待提高。

姬无命倒也不介意,他俩的偷盗技艺即使排不上前列却也不至于随随便便落入囹圄,一条巷子一片水塘之类的误差不会碍着通向金银财宝古董家具的道路。

财路向来无限,只有情路才是阻碍重重。

可惜自古以来贼人多目光短浅,年少轻狂的江湖浪子更是见不得日后江湖相别。

于是面前眼下,姬无命见得的却只有那些岁月里少年长成男子,即使长发落在落日余晖星河灿烂里不知多少日子,包括眼瞳温软和唇边笑意在内,与他仍一概如初。

 

再然后,岁月更替,他们仍是相伴,然后分别,最终生死以别。

同福客栈的大堂里人来人往流水般匆匆,谁都记不得那日那时曾有一个“盗神”的名号沦为江湖嬉笑间的一句谈资,数十年后连那个最不该忘的人也再记不得。

一概如初,终不如初。

 

仿佛那时少年并肩共看的日升月落,也不过他指尖半片星光,落进谁人的眼里,化便也是化了。

他不会怨他,那片光是他要留,便从此一意孤行,直至黄泉,他乡,轮回末路。

终不回首。

——————————————————————-————————

昨天重温《武林外传》被这对虐成狗,大晚上的凌晨一二点开文档打了这篇,质量一如既往,属于无粮自喂的低质量系列(白姬tag的那篇《盗》超好吃的!含着刀片和血给产出太太打call!)

 

他们一起走过那么多的路,最后还是抵不过同福客栈里的两年岁月。

总有一天白展堂会忘了姬无命和白玉汤。幸甚江湖不忘,岁月可证,盗神盗圣曾为少年,日升月落并肩而往。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