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不秋

冷cp专业户,目前同人文图难产大出血中……呼唤基友

【紫霍】(双A)升温(2)

有点糟糕

洗澡时候的脑洞

ABO设定下的双A

全人类设定下的人类们

已经处在暗恋单箭头某个悲伤【并不】的故事

Cp紫影x霍琊不逆不拆,接受不了的可以先去静静我们下个cp见么么哒

不要问我其他角色在哪,也不要问笔者的文力逻辑在哪。

Ooc的我自己都没眼看,尽量不ooc的话这将是一个满是暗黑强迫黄暴并且会被关小黑屋的文。

算是五二零献礼?【并不】

跟我念,紫霍大法好。

前文走这01

 

      “如果信息素这种东西也会有颜色的话,那个人会是什么颜色的呢?”

       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见的问题,也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产生的疑惑,原本只是只会抛进零零散散大大小小细节里最终有一天彻底消失不见的疑问罢了。

       然而,正在这样一个再糟糕不过的时机里,仿佛上天的作弄一般的,这样困于立场而显得无比微不足道的问题却有了弄懂的机会,哪怕比起好奇心的满足,自身更加想要保全的是身在“这个立场”所拥有的尊严。

 

       当那个味道扩散开来的时候霍琊正在残缺模糊的记忆里漫无目的的沉浮着。

       说是漫无目的也并不准确,毕竟那些片段全部属于他在失去意识来到这里之前的那一段,只是因为在昏迷期间被一次次注入身体的镇定剂药液而支离破碎模糊不清,到了现在能够回忆起的只剩下滑动手机屏幕时有些刺眼的莹莹光芒;抬起头时看见的,拍打着翅膀徒劳飞行于对面台灯旁的虫蛾,再或者是除了零星光源之外,铺天盖地的黑夜。

    仅止于此的毫无意义。

    于是这段记忆从客观上而言也并没有什么反复思考的必要,细节的描述就算彻底盘算清晰也并不能对于逃脱束缚有半分用处,比起以一再回忆消磨被禁锢于此的时间,更应该做的本应是乘着现在无人的空当等待药效过去然后挣脱束缚。

    但是火燃起来了,就在霍琊本以为看起来以自己作为实验体的实验并没有产生任何效果之时,令人感到不安的热度潜伏在逐渐收回的身体控制权后,烧灼本应冷静下来思考对策的头脑,将思维一律端上小火细心沸腾,大脑除了像个破损硬盘一般不断循环那段毫无价值模糊不清的回忆以外再无方法拖延火的步伐。

    实验确实的生效了,只是在回家路上被粗暴打昏带到这里的“小白鼠”并没能猜对那些不知为何全部不在这里的实验人员的真实目的:

    基因改造——或者说性别转换,将A变为O的绝对禁止的实验,通过一系列的刺激催化达成抑制性别分化,人为控制性别转化的目的。

    按理说来应该是实施在更加容易控制的尚未完成分化的孩童身上的实验,可是这群得到了高等教育并且被聚集在一起的Omega,因为社会和生理上的定义而早已被扭曲的心灵远比人们概念中的更要大胆。

    孩子固然更加容易控制,可是如果能够成功转化一个强大的Alpha那岂不是能够完美的证明他们伟大的研究成果?亲手将一个高高在上的Alpha,只会用老天给与的器官和能力压榨Omega的万恶之人拉入泥沼,让他遭受所有Omega面对的悲惨——那应当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于是,作为一个再好不过的目标,霍琊这个名字被打上了着重标记,并且成功到不可思议的落入陷阱。

    而再之后的一切,正如这些埋伏在苍白灯光下的可怜妄想者过去曾一遍遍论证过的一般,顺利进行。

    被注入的液体和催化工作完成了他们的狂欢,聚集在男性Alpha的体内在临界点到来之时引爆了名为“发情期”的炸弹。

 

    高热蔓上躯体仿佛火舌舔舐纸片,唯有的反抗在身体的控制权再度流失的此时只剩下注意力的转移。

    于是回忆,一遍一遍,像是急促的洗刷一块地毯,毫不温柔毫无技巧,又不幸之极的偏偏情急之下选中了最为呆板无趣的一段,以致想得急切之后回忆的片段都塌陷成一张平面,从细节到背景俱都一片一片的糊成光块,只剩下深的浅的黑的白的,朦朦胧胧的罩下,像是幻想织成的网,劈头盖脸避无可避,只能睁大一双眼睛眼睁睁看着那些黑色白色迎来,遑论清晰。

    然而即使如此,仍旧成为无用功。

    被网撕裂的身体里涌出火星,色彩斑斓的欢呼跳跃,在这做着无用挣扎的身体之上,源源不断的引动着令人羞耻的反应,却仍旧无辜的嬉笑,询问为什么仍然挣扎。

    被罩在虚伪的真实的灯光里的男人等待着喘息着不安着挣扎着,微微睁大那双颜色浑浊下来的眼睛,这样想,在一切都要混入桃色靡靡之前,像是神智即将睡着之前所最后发出的悲泣,这样的想了:

    【火仍然燃烧着。

    在把他燃尽之前无法熄灭。】

 

    而就在一切的防线都即将崩溃殆尽之前。

    “嗤”的一声,在气密阀门被打开的声音里,霍琊已然达到崩溃边缘的理智被骤然得到回答的,那个有关于颜色的问题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并不是没有过这样的猜想,只是直到被生理机能的紊乱彻底引入另一个光怪陆离充满情欲的世界后他才终于得到这样的正确回答。

    然而这时机是何等糟糕,以至于触及那黑色之时神经居然清醒到剧痛。

    而脑子里反反复复彻底坏掉了一样的只剩下一个想法盘旋不去:

    果然是,黑色的啊。

 

    在那黑色里,“凶兽”带笑,缓缓而来。

    在那黑色外,“困兽”犹斗,力已不支。

——————————————————————————————

       我觉得吧……这种程度LOFTER应该不会不让过的恩,顺便我打这章打了三遍不同版本,不知道为什么每一个版本都莫名兴奋,估计下一章会更……恩。总之霍琊就是因为太强被一群报社Omega看上抓去做小白鼠想搞个大新闻性别转换一下什么的,结果“看上去”成功了还搞出了个发情期,但是霍琊是被捆在椅子上的,手腕脚腕全部用金属镣铐拷好其他地方也都控制住了所以根本没法自己那个啥,而最惨的是,这个时候紫大来了【不他并不是幕后黑手只是来救人的恩】。还记得吗?我们这篇文,是单向暗恋。

      请允悲。 @木斜三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