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不秋

冷cp专业户,目前同人文图难产大出血中……呼唤基友

【紫霍】年轻人啊你长点心(短篇完结)

人类设定,不要在同人文里谈科学

OOCOOC吧,大过年的开心点。

不谈人生也不谈cp

留言的时候就不用说你逆我cp之类的话了。

憋说话,爱我,留言。


从今以后的冬天里,没有一个有他。
1.
在大年三十的前一天霍琊穿越了。
穿越的理由听上去匪夷所思讲起来迷之合理。
在那一天大扫除的时候他把收拾出来的年画随手贴在了窗户上。
然而马上要到来的鸡年,他贴上去的是猴。
MDZZ——如果能说话的话那张年画大概会这么说。
然后他就穿越了。
2.
霍琊用了十分钟确认自己穿越这个事实,
年轻了一岁的电视荧幕上时间是2016.1.7,老款式的手机屏幕上时间是2016.1.7。
误差不超过三秒。
突如其来年轻了一岁的大四生霍琊沉默了一会开始x度搜索“突然穿越以后怎么才能穿越回去”
三个小时以后放弃了。
开始怀疑搜索这种东西的自己的智商。
3.
决定先去吃个东西,然后花了半小时找到钥匙和钱包。
下楼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还没有在楼下站稳就看到一个人远远拎着什么跑过来。
感觉那头毛有点眼熟。
在面前气喘吁吁的站定以后才发现不是错觉,真的认识。
直到穿越前还是敌对冷战关系的人带着大型犬般的热情洋溢过来打了招呼。
手里拎着居然没洒的带给他的汤。

这个世界一定有什么不对。
4.
哦。
他是我男朋友。
看着手上的【情侣对戒A】和对方手上的【情侣对戒B】霍琊面无表情。
这个世界不是有点不对。
这个世界全都TM不对。
5.
也不是我谦虚,我一个单身狗怎么突然就脱单了呢?
喝完了汤走在街上霍琊还在想这事儿,瞥了一眼边上的人在心里补充:
还是个反派属性前敌对关系的卷毛,紫的,切开来黑的不行。
现在走在边上像是出去遛弯的金毛。
偷偷伸手过来牵住的时候想了想没有挣开。
6.
最后跑去游乐园玩了一天。
手一直牵着。

7.
别期待了没有恋爱偶像剧。
找方法回家的霍琊表示那特么又不是我男朋友。
单身22年的标签在人物详细表里非常醒目。

8.
然后直到又快过年了还是没找到回去的方法。
还不知道自己贴错年画的霍琊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下楼扔垃圾的时候一脚踩空摔到穿越。
年轻人你怎么就不想想你下楼扔垃圾之前贴的年画呢?
虽然贴错年画穿越了它不科学,但是同人文的世界里没有科学这玩意你不知道吗?
放弃治疗的世界什么都有可能。
年轻人啊你可长点心。
9.
除了为什么突如其来大年二十九被穿越了之外还有件事。
为什么我有了男朋友【划掉】为什么这条世界线里的“我”有这么个男朋友?
按理来说霍琊没那么无聊对于这件事没那么执着要一探究竟。
毕竟他是要回去的,这边的“霍琊”脱单出柜找男朋友都跟他没关系。
但是他妈青懿女士看起来并没那么繁忙,亲切的打来了电话给自己不回家过年的儿子拉家常。
听了一个半小时“那xxx家的xxx长得真帅”“宝贝儿儿子我给你找个后爹你觉得怎么样”之类毫无营养的家常濒临挂电边缘,觉得自己可能从这通自己世界线没有的电话里得到什么穿越回去的线索的自己真是naive的霍琊被青懿女士接下来的一记必杀撂倒。
10.
“上次一夜情以后跟你交往了的那个男孩子怎么样呀?不准备初二初三带回来给我们看看嘛?”
头脑空白了三秒钟以后把手机摔了。
哈啊?
哈啊??
哈啊??????????????????、
11.
回忆起来那是三个月前的一个夜晚。
一切都是酒劲上头年轻气盛的错。
不幸的发现自己居然有关于这件事的记忆的霍琊坐在沙发上心口隐隐作痛。
一种不是可能而是我一定脑子有问题的心痛。
算了还是别回忆了越回忆越想穿越回去掐死自己……等等。
12.
不管怎么说在这篇同人里是个唯物主义者根正苗红的大学生的霍琊正在翻微博。
是的虽然无论是这个世界线的他还是那个世界线的他都不写日记可他偶尔会发微博。
刚注册的时候发了一条,高考成绩出的时候发了一条,大学入学的时候发了一条,然后假如三个月前的那件事是同样发生过的话……
【霍琊
2015.10.1
卧槽】
……
所谓历史惊人的相似。
13.
霍琊不相信是因为这个发生在国庆节前夜的419才导致的穿越惨剧。
毕竟不管是国庆前夕和小伙伴们一起在酒吧喝酒被灌醉了睡了自己误入的情敌还是被睡了,这件事都因为过于惨烈被他直接用BUG般的强制抹杀给抹杀在了记忆深处。
何谈悔恨深重到想要逆转时间【还特么穿错时间了】。
黑历史莫过于此。
但是所谓世界线的变动,就是在一个又一个的选择里发生变化进行延伸。
在这个世界线上,以那一次醉酒为契机,他们两个交往了。
至今。

14.
有些事情一旦回想起来就会非常尴尬。
初体验这种事是在某间红灯区的小宾馆,对象是某个白天还和自己差点正面怼的同性,自己作为一个说是曾经的完全体直男还是0。
所以这真是非常尴尬。
坐在火锅店里的霍琊沉默的涮肉吃肉,坐在他对面的人活泼愉快的煮肉捞肉堆到他碗里。
两人自带的内心bgm在旁人眼里几乎就要实体化播放了。
一个是阴暗治愈,一个是轻松抖腿,放在弹幕网站的音乐区投稿里都不能落在一个精细分区。
但是奈何他们俩在吃火锅,奈何他们俩看起来关系亲密【主要是某人表现得非常亲密】的在吃火锅,奈何他们俩是在这么一个情侣七折的活动日里,坐在情侣座上吃火锅。
“现在的小情侣哟,一言不合就吵架。”旁边桌的单身狗们咬牙切齿。
然后某人煮肉捞肉更勤快了。
尴尬到快要恼羞成怒的霍琊:你们都给我走。
15.
还有一个星期就过年了,一般而言对于我们这种走套路的同人文而言相似的时间点是个非常重要的要素。
要是发生点什么说不定就穿越回去了,要是什么都没发生说不定一辈子都回不去了。
因此霍琊很焦虑……有点焦虑……稍微有点焦虑……好吧他不是很有时间焦虑。
仿佛热恋期的男朋友以一天一次的频率和花样百出的借口约他出门,仿佛青春期的母亲以三天一次的频率问他什么时候带男朋友回家见家长,仿佛更年期的对门阿姨以三天两头的频率探头探脑欲言又止。
迎着幼犬一般热忱的眼神和被拒绝以后会失落的仿佛连不存在的耳朵尾巴都垂下来的背影,嘴硬心软拒不掉的霍同学就这么开始了天天有约生活丰富家长逼婚【啥】的日子。
好累,我才突然跟敌对阵营的头头出柜半个多月而已我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jpg
话又说回来这位男朋友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你为什么能这么毫无压力的【单方面】跟我打情骂俏?
这位男青年你的记忆没出问题吗?这位男青年你的阵营荣誉呢?这位男青年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当初在校门口互怼的日子?
这位男青年我知道了你不要眼泪汪汪的我没说要分手。
16.
某位男朋友对于恋爱脑有着专业级别的高质量诠释。
晚上十一点突然打电话来小心翼翼的问他有没有睡,得到肯定答复就兴高采烈的说就在门口给他带了夜宵这种级别的事几乎是日常必做,因为他的一句话就立刻准备定高价机票跑到美利坚看一眼自由女神之类的情况几乎再以谜一般的频率闪现在“今天又阻止男朋友做了什么事”的列表里。
案例太多内容繁杂,每每回顾就会发现新的风暴【划掉】事件正在发生,令人深深怀疑这个人当初到底是怎么以省第一的成绩考进的法学院,而大学四年硕士两年和一年博士生活里的那些个奖学金是怎么得来的。
谈恋爱真难。
身上粘着一位体重超百的成年男性人类的霍琊这么想着向冰淇淋店散发着“情侣去死”气息的柜员小姐要了两个圣代,然后把其中一个塞进了那只总之握着自己手指的手掌里。
之后头发被大型犬蹭乱了= =
17.
回过神来的时候又过了三天,离春节只剩下四天。
对面浪费时间的罪魁祸首笑眯眯的问自己要不要和他一起过节。
过什么节我还要回去原本的世界线何况这种节有什么好过的。
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把春节置换成吵闹烦人之类的字眼的霍琊表示拒绝。
大概听不懂深层含义或者说自动曲解意义比较好的罪魁祸首积极主动的表示:那我陪你一起过好啦❤~
不这两个根本没有区别。
最后把蹭过来黏黏抱抱的家伙赶走了。

18.
突然之间在独自一人的空间里对于那个本来应该在这里的“霍琊”感到了抱歉。

19.
结果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
被当做小孩子似的紧紧牵着手穿行在花市,穿着情侣装的两个男人果然无论如何都吸引着大批的注目,指指点点和异样的讨论和目光更是如影随行。
但前面的这个人是这样的人,有人嘲笑所做的事就更加恶劣的嘲讽回去,有人伤害要保护的人就不择手段的进行报复,有人阻挡面前的路就把对方碾压而过清除阻碍。
绝对称不上光明磊落或者正义之友,卑鄙和恶毒隐藏在惯用的手段里在某处腐烂开来。
也正是如此才会在过往多年里和他持续的进行着针锋相对的争论乃至于拉开战争。
简直是最为差劲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20.
但是这个人抓着自己心爱的恋人的手走在人潮拥挤的花市里像害怕宝物被人抢走的孩子。
温柔又胆怯。
你为什么不再爱着曾经为之付出一切的那个人了?你为什么会转而爱上现在的这个性格糟糕的家伙?
问题堵在了嗓子眼里,但是最后还是在某个稍稍安静一些,冷清一些的地方问了出来。
语气一如既往糟糕的平稳冷淡事不关己。
但是即使是被用这样大的语气问了触及旧伤的事情对方也还是带着高兴的笑容站定住,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抓着恋人的手腕靠近,轻轻的说,像是害怕声音过大会把对方吹走一样轻轻地说:“因为,非常的寂寞啊。”
21.
一个吻缓慢的贴近,落了下来,像是雪花一样冰凉轻盈,却又加大了力度将一点点温度传到恋人同样冰凉的嘴唇上。
明明什么也都温暖不了也固执又小心的占有这样的一次。
这是他们之间这段日子以来的第一个亲吻。
霍琊没有躲开。

22.
醒过来的时候好像已经知道了应该怎么做。
神明之类的超自然存在把奇异的指令输入头脑,让思维一半沸腾的叛逆,一半冷静的服从。
在红灯区的黑暗街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穿着冬装的青年睁开那双美丽奇异的金色眼睛,看着黑暗糜烂的夜色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迈出了步子。
他踩着这片黑暗穿越人潮,形形色色的堕落者对他视而不见,诱惑的手没有打算将他拉入泥沼。
他是世间所网开一面的特例,是来自不知什么地方的逆转者。
他走进弥漫醉意的酒吧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里,赶在那只手抓住那双曾经握住自己手指的手掌之前抓住了它。
他对着漫开恍惚的,灿金色的眼睛,说了这么一句话,一字一句:
“不要触碰他,一点也不可以。”
2015年10月1日凌晨1:17
世界线变动,一切将异。
23.
于是一切都结束了。
青年站在楼道里,拎着要扔到楼下垃圾桶的垃圾,揣着钱包和钥匙却突然一根手指也不想再动。
今天到晚上也不会再有人拜访了。
今天到假期结束也不再有繁忙的日子了。
今天到这一生结束也不会再有什么再会的机会了。
可是那天,落在嘴唇上的温度却如此真实,要将人烫伤。
24.
他仍然不知道一切用意。
跳跃到那条时间线或者回到一切的分歧点。
阻止一切目睹一切卷入一切。
这对于他而言毫无意义,无论改变什么发生什么在这条时间线上都不会再产生任何改变。
事件的两个卷入者在此已然不会在发生任何交集。
即使这一生终尽。
25.
那个时候霍琊没有挣开那个人的手啊。
因为在他的世界线上,
紫影他早已死去。
.
而那一刻他被这个仍然鲜活的生命握住手,那样的温度是何等的与盒中轻灰相异。
26.
如果那个时候作出了同那个“霍琊”相同的选择会不会不一样呢?
但是即使如此他也并不后悔,他事实上并不爱他。只是那个后来孤零零站在某座墓碑前的时候突然回忆起了一年又三个月以前那个国庆假期结束的工作日,他们踩着阳光和阴影在校门口擦肩而过。
那个时候的青年朝着他若有若无的勾起来一个微笑,像是阳光下微微扬起落在树梢的薄纱,编织的经线纬线每一根都在闪闪发光。
那是青年在他记忆里里少有的,站在阳光下的影像。
寂寞而温柔,刻毒入骨。

 .END.

虽然不开车,但是姑且说一句好了,一夜情那天紫影是1【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小宝贝可以去百度】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