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不秋

冷cp专业户,目前同人文图难产大出血中……呼唤基友

【紫霍】番外篇:胜者从无(4)

一发完的中短篇《紫先生他单抽出了活动ssr》(点击可进入)那名为【半个后续】的【番外】。

很多东西会在这篇里解释清楚,具体的大家看吧实在不清楚的欢迎留言【当然不论如何只要不ky都欢迎留言】

努力维持日更【反正基本做不到】

爱我就给我留言,你们的留言和鼓励是我努力(不坑)的动力。

一定要说的话请把这篇番外当做少女漫画风吧。

Ooc的没眼看【我说真的】。

 

前文走这:

 

以上。


四.

那天晚上霍琊迈进公司大门的时间恰好是九点整。

送他到公司一公里外的某个岔路口的滴x司机急着接下一单单子赚点外快养家糊口,飚的紧贴限速的车速一脚急刹在马路牙子边上险险归零。几乎在车门关上的一瞬间就立马走人,消失在霍琊眼前的速度让人诚心想建议他转行去开赛车。

多亏了这位被丧心病狂手速仿佛单身三十年的同行伤害的仿佛损失过一个亿的司机,晃晃悠悠在乌漆墨黑的夜里走过那一公里的霍琊才能在保安队换班之前进门,不用等九点以后开启二重安保还得通过繁复手续才能进门。

这对于向来讨厌麻烦事的霍琊来说确实是个好事,但是他现在并没有心情高兴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

从今天的某个时刻开始,他的状态就像是患上了重感冒或者困倦不已,掌心潮湿思维飘忽,一场并不真实的微热在头脑里蔓延灼烧,将占比巨大的水分沸腾成蒸汽,在这无雨无晴的地带布下潮热的大雾。

思维于雾中行走,一切存在影影绰绰,只某些个别的影像不断闪现,携日落时的颜色进一步激起热度。

去睡一觉应该会好的吧?终于走到电梯的时候他按了开关走进电梯间这么想,靠在墙边的身影被五个面映出,无一例外的抿着唇角,表情一派掩饰得当的平稳冷漠。

可是这样的影像落进霍琊的眼中却又是另一番光景,视线的尽头被拉远,某个身影不可避免的浮现出来,同脑内被重播的影像合谋让大脑彻底放空。

当某位晚归的女性打开电梯门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景象:直系后辈靠在电梯间里沉默不语,尽管身体完美的维持着平时的气场但那双无神的眼睛仍然出卖了他正在发呆的这个事实。考虑到他们现在是在一楼,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里面已经发呆了一个电梯上升下降的来回。

她本不想提醒他,这并不是出于什么好心,而是实在想要多看两眼这个新锐后辈难得的无害模样,可惜即使她脚步放的再轻也挡不住对方绝非人类,甚至其他一切普通种族可能比拟的感官敏锐,几乎就在她踏进电梯的第一秒,青年就立刻发觉并往门的方向看了过来。

甚至想用手机拍照纪念的计划告吹,女人不再掩饰脚步,泄气的走进宽敞的电梯间按下宿舍所在的楼层,跟霍琊一样靠在冰冷的金属板上看着数字变化增加。

谁都没说话,气氛略有压抑。

眼见数字从一到五,傍晚所听的八卦终于把大的没边的胆子勾起,仪式般的清了清嗓子以后她试探着问了他今天刚刚从器材里出来没有多久就急着出门时为了什么。

她本不报多大希望,有些事情即便你胆子大过天也是希望渺茫。

但或许是她作为前辈的身份终于起了作用(考虑到霍琊几年前就曾经因为起了争执而把某个前辈单方面碾压的情况这不太可能),或者这样独处的环境令人忍不住倾吐心事,在半晌犹豫之后霍琊皱着眉头把实情瞎扯了50%告诉了她。

实情是他在那天那个人退出游戏以后锲而不舍的等了三天结果人家直接上官网销号,被系统告知这事的他解除了深度休眠以后出了器材休息/冷静了一中午就杀去了人家家里准备寻求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理由兼之打人一顿舒缓计划失败的心理压力。

他告诉他前辈的则是因为今天A计划彻底宣告失败发现他们可能对于任务目标了解的不全面准备去踩点一下申请加入B计划。

前辈当然是不信了,以她认识霍琊快十年的经验来看他当时有8成可能是去打人泄愤,剩下2成则是问清楚对方到底作的什么妖导致自己计划失败再打一顿。

但是她当然不能当面质疑他,要是对方心情更加不好了自己怎么套话八卦?现在这表情状态可绝对不是打了人以后会有的。

于是她问:“那你见到他了?”

“见到了。”霍琊说。

“见到以后没被发现吧?”

“不,正好……遇到了。”

捕捉到黑发青年一瞬间不自然的撇过头去的女人乘胜追击,“那可糟糕了,毕竟他应该是认得你的脸的,不会发生了什么吧?”

但几乎是在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她后悔了。

原本反应有些迟缓表情也有点放空的霍琊在这句话之后侧过头去,神色变得有些难以言表,像是疑惑或者低落混杂在了一起。他沉默了好一会,直到这台电梯马上就要抵达他们二人共同的目的地时才扭过头来,看着这个比自己年长十岁不止的女性,慢慢的开口:“不。”

“?”女人眨了眨眼睛不知这个字应作何理解。

“他确实应该认得我的脸,但是今天我们见面的时候……”年轻的男人觉得自己或许是真的生了病,他的喉咙干涩着,头脑变本加厉的一团乱麻,只有那个时候夕阳底下那个曾经朝夕相处过大半个月的人的话清晰到反常的浮现出来,于是他把那句话念出来,带着迷惑而虚浮着,“他说,他可以肯定我们是初次见面。”

还有一句被他梗在喉里,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在快餐店里,餐桌正对面的男人带着他很熟悉的微笑进行自我介绍,他说:“初次见面,我叫紫影。”

从字句到笑容都是例行公事的温柔陈恳。

 

“叮”的一声,目的地就这样突如其来般的抵达了。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