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不秋

冷cp专业户,目前同人文图难产大出血中……呼唤基友

【紫霍】番外篇:胜者从无(1)

大家好这是上次的那个一发完的中短篇《紫先生他单抽出了活动ssr》(点击可进入)名为【半个后续】的【番外】。

上次那篇1.6w这次的番外我并不能保证会比它少(明明是番外)。

文风会有变化 。

很多东西会在这篇里解释清楚,具体的大家看吧实在不清楚的欢迎留言【当然不论如何只要不ky都欢迎留言

因为各种原因我就不等完结再发一发完的了,更新的频率可能不是很稳定但会努力维持日更的【没有做到也别打我】

本篇会出现各种糖和刀,不过不用担心我功力不够当清水看就行。

爱我就给我留言,你们的留言和鼓励是我努力(不坑)的动力。

其实我曾经还想写开头三章肉的另一个番外。

标题是我乱起的并没有什么意义【也有可能是有的就是了】

最近很饿,想吃粮,没有粮。

Ooc的没眼看【我说真的】。


以上。

 

 

 

他们是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得幸免。

 

楔子.

——安全措施启动,倒计时开始:

——3,2,1。

——深度睡眠模式已解除。

——确认对象状态中。

——确认完毕,已苏醒。

 

一.

A计划的负责人赶到保卫科的时候距离那通让他以为要出人命了的电话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或许是电话里小保安的语气实在太像大限将至,或许是他充满强迫性的妄想症发作。总而言之在他赶到熟悉的大门口见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之前,这位长得很沧桑内心很活泼年轻时候风流情史一大堆老了以后心理活动一大堆的负责人他在十分钟内已经脑补了十几个血腥场景和二十几个保安的死法。

这样根本没有负罪感的脑补像是他办公桌上那盆营养旺盛过头最后从多肉长成了藤蔓怪物的石中花一样肆无忌惮到处蔓延,最后他甚至谜一般的对于自己即将面对的情景期待了起来。

自己搬得救兵居然在来的路上愉快的畅想起了自己是怎么个死法——想来假如保安小哥知道了这件事,即使是真的被突然闯入的敌方阵营打爆了也一定是会拖着残血扑到这个人身上同归于尽的。

但可惜的是保安小哥他虽然武力惊人但并不会读心术,更不存在负责人脑子里妄想的长了几十根手臂一脚可以踹到一栋楼的外来入侵者。

于是当负责人匆匆赶到写字楼大门口的时候见到的就只有几个站在一起的年轻人,其三穿着清一色的保安制服,其一套了一件厚外套连向来本当做本体的围巾都没有围。

除了气氛有点紧张,穿着厚外套的那位有点不爽以外,一切如常。

    没看到脑浆也没看到内脏的负责人瞧见这一幕愣了一愣,脑子没刹住脚张嘴就是一句:“你们还没死?”

为首的小保安听见这话也愣了一愣,原本兴高采烈走过来迎他的脚步也顿住了,负责人你这话是怎么个意思?你很期待我们死的血流成河吗还这么一脸失望的?但他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不论如何他刹住了自己洋溢着各色吐槽的脑子,在一片空调暖气熨烫过的安静祥和气氛里他克制住了自己出于礼貌的反问,本着崇高的敬业精神准备跟这位看上去不很靠谱的高层人员解释一下目前的情况。

简而言之就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叫你”和“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但是还没等他把这些需要费上一番功夫才能叙述清楚的句子说出口,随着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那个在他眼里此刻约等于凶神的黑色身影已然直截了当的掠过他直接走到了负责人的面前。

黑发的青年打断了保安的话却并不打算代替保安解释现状,事实上就他内心里满满都是滔天怒火和暴力因素的现状而言,在被保安拦下来以后还能乖乖等到负责人赶来而没有拔腿就走已经算是非常大的进步了,有了非常大的进步的男青年于是瞥了一眼面前这人白大褂上上周就有了的泡面汤污渍,开口就是一句:“给我执行许可,现在立刻马上。”

一边说还一边从自己的大衣口袋里摸出一打折了对折的纸和一支笔,递到负责人的眼前一看发现那并不是普通的纸,而最上头明晃晃的五个大字是不是别的什么,是红色宋体一号大小的“执行许可书”。

这种往日里都要申请才能塞在牛皮纸袋子里送来一张据说经过各种防伪处理的金贵东西你到底是怎么搞到这么多的?一次性把这么多许可书塞口袋里你到底是想让我给你签上多少张?为什么我刚刚接到你脱出装置的消息你就已经站在这里精神奕奕一副要去砸人场子的样子了?还有你到底是要到哪打谁为什么能不能说个清楚?

千万个问题堵塞在负责人的嗓子眼里,但是眼前递来纸笔的年轻男人却分明一副“除了签字同意以外请不要说其他废话,不然我就抽死你”的冷酷表情,直觉告诉他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并且自己绝对来不及幸免于难。

生命第一规定第二天大地大保命最大。

接过纸笔的负责人用月底处理文件的速度签完了全文。

    

 

目送杀气腾腾的男青年背影渐行渐远的保安们:

刚刚……我们是不是目睹了无声的交易威胁现场(不过算了管他的呢反正对象又不是我们)



评论(6)

热度(6)